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118com手机现场开奖直播 > 正文

【党史学习教育】党史上的今天丨 八路军总部在华北发动百团大战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09-06 点击数:

  8月20日至25日 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南京召开。大会拥护中国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所确定的同合作的方针,决定社会主义青年团员同员一样,以个人身份加入,并在加入后,仍保持团的独立性,同的言论行动保持一致。

  8月20日-翌年1月下旬 八路军总部在华北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对日军的进攻(百团大战)。先后有105个团约20余万人参加。到1940年12月初,敌后军民共作战1824次,毙伤日、伪军2.5万余人,俘日军281人、伪军1.8万余人。

  8月20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作出《关于加强技术创新,发展高科技,实现产业化的决定》。《决定》指出:加强技术创新,发展高科技,实现产业化,是坚定不移地实施党的十五大提出的科教兴国战略和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重大举措。23日至2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召开全国技术创新大会。

  ◆1935年8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毛儿盖召开会议,作出了《关于目前战略方针之补充决定》,再次重申两河口会议关于北上的战略方针。

  电视剧《亮剑》中,国共两军决战于淮河地区,国军74军一触即溃,楚云飞怒骂:“74军,5万多人,刚上来三天就垮了,就是五万多头猪,共军抓三天也抓不完啊!”

  你也许不知,楚云飞的这句经典台词来自线月,我华东野战军在莱芜战役中,历经63小时共歼灭装备精良的3个军6万余人,仅第46军军长韩练成等两名高官逃脱,粉碎了“鲁南会战”的阴谋。而这位“侥幸”逃脱的中将韩练成,其实是一位没有办理入党手续的员,他精心“指挥”了军队的溃败,1955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军衔,被称为潜伏在蒋介石身边的“隐形将军”。

  1930年4月,蒋介石与冯玉祥、阎锡山的中原大战爆发。5月,蒋介石赶到前线指挥,不料在归德(今河南商丘)被冯玉祥部骑兵部队围困,身边仅有200余人护卫。

  危急时,驻归德的六十四师独立团团长韩练成率部“救驾”,一举击溃敌军,解“归德之围”。绝处逢生的蒋介石大喜,对这位青年军官印象深刻,在得知韩练成并非黄埔军校毕业后,亲自下了一道特殊手谕,特许韩练成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并补入学籍。

  又是“勤王”又是“御批”,韩练成从此成为备受蒋介石器重的“嫡系学生”。他屡屡升迁,抗日战争后期调入蒋介石权力中枢——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掌管军事参谋业务,常伴蒋介石左右,参与核心军事指挥决策。

  实际上,韩练成早在北伐战争时期就想加入,后因种种原因与党组织失去联系。1942年,他在重庆与周恩来单独秘密会谈后“归队”,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开展潜伏工作,利用其职务和蒋介石心腹的“光环”,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胜利积极贡献力量。

  1947年1月,军制定“鲁南会战”作战计划,集结31万精锐兵力,以山东解放区的临沂、蒙阴为目标,采取南北对进策略,妄图消灭我华东野战军主力。蒋介石亲自主持的“鲁南会战”军事会议一结束,作战方案副本就被已调任46军军长的韩练成送达华东野战军司令部。陈毅高兴地说:“有了韩将军这条内线,这棋就好走了。”

  根据韩练成的情报和的战略部署,华东野战军主动撤出临沂,一方面诱导韩练成所在的北线李仙洲军团南下,另一方面主力部队急速秘密北上,准备将李仙洲军团合围于莱芜地区一举歼灭。

  为了配合华东野战军完成合围态势,韩练成指挥自己的46军走走停停地行进,从而拖延了李仙洲军团的行军速度,为华东野战军北上到达预定作战位置争取宝贵时间。

  2月19日,华东野战军在莱芜地区基本形成了包围态势,李仙洲军团已掉入我军“口袋阵”中。这时才辨明了华东野战军的线军军长韩浚等高级军官召开作战会议,紧急商讨在莱芜固守待援还是撤离突围。韩练成心里清楚军队装备精良、弹药充足,缺少重型火炮的华东野战军想要攻克莱芜,绝非易事。

  于是,韩练成力主撤出莱芜城,反对固守待援。同时,他担心华东野战军兵力分散,合围铁桶还未彻底形成,又以“收拢部队,准备物资弹药”为由,反对李仙洲“既要撤退,宜快不宜迟”的意见,坚持要求两天的准备时间,成功拖住了李仙洲兵团。

  23日晨,军队按原定计划开始撤退,韩练成此时却不见了。生死存亡时刻,军长“失踪”,全副美械装备的队伍军心涣散、阵脚大乱,也打乱了李仙洲的行动布置。23日下午5时,李仙洲军团6万余人全军覆灭,19名将军被俘,莱芜战役胜利结束。

  第二绥靖区司令王耀武闻讯后悲叹道:“6万人一天就被陈毅解决了,我就是放6万头猪也够军队抓一个礼拜的。”

  莱芜战役后,已经安全到达解放区的韩练成思考再三,为了能继续为解放战争多做贡献,决定不顾个人安危,只身返回南京面见蒋介石,汇报自己“化装潜逃”的经过。

  居然既没有被审判制裁,也没有被晾在一边。凭借17年前对蒋介石的“救驾”之功,加之白崇禧为其说情和开脱责任,又恰逢蒋介石已发动全面内战,急需鼓舞士气,“败军之将”韩练成重新获取了蒋介石的信任。他进入改组后的委员长侍从室——国民政府参军处,在蒋介石身边参与军机要务,负责军事作战与情报工作。

  1947年5月,蒋介石不甘心“鲁南会战”的失败,发动“鲁中会战”,对解放区实施重点进攻。

  孟良崮战役前,对于“五大主力之首”、全部美械装备、蒋介石嫡系王牌的整编74师,究竟是在孟良崮固守待援,还是撤走避免被围歼?蒋介石举棋不定,遂问韩练成:“鲁中会战已经打响,对手还是陈毅,你对他的战法熟悉,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韩练成觉得机会来了,回答说:“共党军队善于打运动战,我们在莱芜就吃了亏。可以以整编74师为主吸引共党军队主力,再发动外围围歼。”韩练成这番话,与蒋介石心里想法一致,促使蒋介石下定决心:整编74师死守孟良崮,吸引住军队,再四面合围,歼灭陈毅主力。

  这一死守,最终导致整编74师在孟良崮被华东野战军全歼,我军一举扭转了华东战局。

  来源:微信公众号“团中央权益部”综合整理自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网站、人民网党史频道、《党史博览》杂志官网、湖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