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九龙官方论坛0820 > 正文

灸海乘槎赋:法繁而理反昧言简贵在义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8-08 点击数:

  夫医者意也,意与理通,则方法自中规矩;灸者火也,火德贵显,则万物变化无穷。医海无涯,乘桴且先浮泛;高山仰止,向往贵在攀登。

  《后汉书·郭玉传》“医之为言意也。”《春秋繁露·循天之道》:“心之所之谓之意。”意非臆测,必与理通。意念专注,则事理始通。故医者理也,得医之理,则处方立法,自能如圆者中规,方者中矩矣。灸是古代火疗之一,也是火疗的发展和进步。火者阳也,阳用事为明,故火德贵显。《白虎通·五行》:“火之为言化也,阳气用事,则万物变化也。”火之变化由人,则灸之为用在我矣。司马氏日:“诗有:‘高山仰止,影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万里之行,始于足下,徒云向往,终归仰止矣。医,海也,孔子日:“乘桴浮于海”,以一粟之桴,浮无涯之海,虽力有未逮,而路有可通,此灸海乘槎赋之所由作也。

  阴阳为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识阴阳之大道,作灸海之南针。心为阳,背为阳,阳中之阳,求至阳之上下;肾为阴,腹为阴,阴中之阴,在阴交之周围。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云:“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故灸针之用,亦阴阳之道也。背为阳,心为阳中之太阳(《素问·金匮真言论》:“背为阳,阳中之阳心也”)督脉为诸阳之统帅,太阳主一身之表,均循背而行,故多种疾病均可在心俞及胸椎的两侧这一区域内,出现不同的病理反应物与病理反应现象,对临床各科具有广泛的联系。这是早被发现与被重视的灸针选穴方法之一。如五脏热穴,崔氏四花与四花变法的六花、八花,华佗侠脊,骑竹马,各种灸痈疽,瘰疠,哮喘,还有所谓九连环(第一,三,五,七,九,十一,十三,十五,十七椎下陷中皆灸)诸种取穴法,以及膏育有百病皆主诸说。各种说法虽多,其功用亦广博显著,但均离开不了心俞与至阳上下这一区域。故特将这一区域称为阳光普照区,在这一区域内选穴与应用灸针治疗称为阳光普照法。在下篇的灸例中,多数的选穴方法与循经感传的实例,都是在这一区域内应用灸法所获得的。

  腹为阴,肾为阴中之至阴(《素问·金匮真言论》:“腹为阴,阴中之至阴肾也”。《水热穴论》:“肾者至阴也。”《解精微论》:“至阴者肾之精也。”)脐下一寸之阴交穴,为任脉,足少阴与冲脉之会,其两傍则属足少阴之中注穴。肾为先天之本,生气之原,而阴交与至阳又居于人身之重要地位。阴交的病理反应虽不如至阳之显著,但就其功用而言,与至阳实可并驾齐驱,特别是对下腹及前后阴诸病,功用更为优异。举凡脱肛便血、崩漏带下、痛经、月经不调、淋浊尿闭、腹胀腹痛、泄利不止等均有良效。他如头部眩晕、全身瘫痪、四肢厥逆、下肢酸痛等,效果亦好。与气海不仪彼此位置邻近,且功用亦难以强分。故特称在左右中注,与阴交、气海,这一狭小区域内的取穴法,称为百川归海法,在灸例的许多验案中,均是应用这一方法而获得的。

  在背部阳光普照区选穴着灸,不仅效用宏伟,而且由此所出现的感传作用,虽在手足指尖同样也能到达。而在腹部百川归海这一范围内、特别是用从阴引阳、后病前取以治腰痛及其他病症,其感传作用更能前后相通。同理在前病后取于腰背部取穴时,感传也能直达病处。其中命门与阴交,不论为前后同取或单取,对下腹及下肢病均可收良效。

  头在上为阳,头部各穴如百会、风池、风府等穴,用于下部及下肢病,既早见于经典,更已验于临床。而在双侧耳尖以及在耳壳边缘取穴针灸,固然对全身诸病均有作用,而对足部诸病效果更为明显。足在下为阴,不论为足之三阴三阳,均可对头面诸病有效。同理,足为阴而手自为阳,故十指尖对下腹及下肢病亦具有作用。在“点刺十宣”节中,根据传统观点已作出过说明,如再以阴阳思想为指导则更可相得益彰,两者可以互观。

  手在上为阳,而掌心之劳宫穴则属阴,是为阴中之阳,用治阳热炽盛,神昏窍闭诸病,以助阴制阳.自可生效;足在下为阴,足心之涌泉穴为阴中之阴,用治阴虚发热,特别是对原因不明之长期低热,以引火归原,效果更好。

  《素问·阴阳应象人论》:“清气为天,浊阴为地.地气卜为云,天气下为雨。南出地气,云出天气。”《六微旨大论》:“气之升降,天地之更用也。……升已而降,降者谓犬,降已而升,升者谓地。天气下降,气流于地,地气上升,气腾于天。故高下相召,升降相斟,而变作矣……有德有化,有用有变,变则邪气居之。”变化也,在德为化,在邪亦为化。《阴阳应象大论》又曰:“左右者阴阳之道路也……故善用针者,从阴引阳,从阳引阴,以右治左,以左治右。”杨上善日:“阴气右行,阳气左行。”凡面赤耳鸣,头目眩晕,升而不降等症,可于身之左及左下肢取穴,以引气下行;气短懒言,腿足浮肿,降而不升者,可于身之右及右上肢取穴,以引气上行。顺阴升阳降之理,求右上左下之道,则变化在德而邪不居矣。

  日,阳也;夜,阴也。从卯至申,日之阳也;从酉至寅,夜之阴也。邪正进退,日夜能有其时;着艾行针,阴阳亦可相应。以日之阳,应夜之阴;以夜之阴,合日之阳。此亦阴阳相引,水火相济之又一用也。

  《素问·金匮真言论》:“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平旦至日中,天之阳,阳中之阳也;日中至黄昏,天之阳,阳中之阴也;合夜至鸡鸣,天之阴,阴中之阴也;鸡鸣至平旦,天之阴,阴中之阳也。故人亦应之。”日夜之阴阳互有倚伏,而人身之邪正进退亦可以时往来。以一日合言之,一日分为十二时,十二时分为四等分,则子午为经,卯酉为纬,日从卯时出,酉时入,日出为阳,日入为阴。以十二时分言之,子寅辰午申戌为阳,丑卯巳未酉亥为阴。故子与午相对;卯与酉相对;丑与未相对;寅与申相对;辰与戌相对;巳与亥相对。如日间阳时手太阴经脏之病按时而至,可在夜间相对之阴时按照脏腑关系或生克制约的原理而隔经施治;夜间阴时某一经脏之见症按时发作或加剧,可在日间相对之阳时立法针灸。用日夜相应之取穴法则以调燮阴阳,则邪气之以时而至者自可平息矣。

  法繁而理反昧,言简贵在义明,投木桃之俚语,待琼瑶之佳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